加纳阿克拉推行农业技术推广“特岗安顿”改进农技推广部队

本报记者吴晋斌

农业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教育部和科技部在2013年8月联合下发《关于实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特设岗位计划的意见》,旨为引导鼓励高校毕业生进入基层农技推广服务站施展才华,着力解决基层农技推广队伍老龄化严重、专业结构不合理、服务能力不强和后继乏人等突出问题,探索建立基层农技推广队伍人员更新长效机制。

农业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教育部和科技部在2013年8月联合下发《关于实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特设岗位计划的意见》,旨为引导鼓励高校毕业生进入基层农技推广服务站施展才华,着力解决基层农技推广队伍老龄化严重、专业结构不合理、服务能力不强和后继乏人等突出问题,探索建立基层农技推广队伍人员更新长效机制。6月28—29日,记者在采访时发现,江西、福建、浙江、甘肃、山西、江苏、安徽、海南、重庆、陕西、河北、宁夏、青海13个省积极调查摸底、统筹协调、开创性地开展了特岗计划试点。江西根据全省乡镇农技推广机构人员编制、年龄结构等状况和对农技人员的实际需求,定向招收有本县户籍、年龄不超过28周岁、并已报考当年普通高校招生考试的应届高中毕业生,由江西生物科技职业学院和江西农业工程职业学院负责进行3年大专学历的定向培训,经考试合格的毕业生,由生源所在县人社部门,根据签订的定向培养协议书和省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办公室签发的就业报到证办理正式聘用手续,安排到边远乡镇农技推广机构工作不少于5年,并为他们继续深造、终身学习和职业发展创造条件。“定向招生、定向培养和定向就业模式,突破了传统教学模式,把就业关口前移,对应届高中毕业生来说,一有了继续深造的机会,二学为所需、学有所用,三没有了找工作难的后顾之忧。对基层农技服务站来说,有效破解了农技人员‘进不来、留不住、用不上’的难题。”江西省农业厅副巡视员万秋根对记者说。“下一步我们要善做善成、善始善终,用5年时间,通过这种模式在全省培养3000名留得住、用得上、受欢迎的基层农技员。同时积极与教育、财政、人社等部门沟通协调,争取‘三定向’培养计划与国家高考政策相衔接、学生的学费减免政策以及基层农技站的编制保障政策。”福建今年开始实施了乡镇农技推广紧缺专业定向委培招生计划,从福建农林大学和福建农业职业技术学院相关涉农专业的普通高考生中,定向招聘本科和专科学生各50名,入学注册前与户籍所在县农业局签订委托培养协议,毕业后经当地农业和人事部门考核合格,直接与有空编、空岗的乡镇农技推广机构签订聘用合同。定向委培生在校期间,学费由省级财政按每年每人1.5万元的标准连续补助3年,但要求其不得转学、转专业和参加全日制“专升本”考试,毕业后在聘用单位连续工作时间不少于5年,对于违约的学生,不仅要一次性交回在校期间的全部学费,还要缴纳全部学费5倍的赔偿金。为了让定向委培生能够继续深造,福建农林大学会每年将招收100名具有专科学历的乡镇农技员,单独成班进行专升本函授。福建省农业厅科教处处长李晋芬告诉记者,采取“定向委培”方式和本土化就业办法,一来解决了农村学生的学费难题,二来解决了毕业后的就业难题,三来解决了乡镇农技站招人难和专业不对口的难题,实现了毕业生与用人单位有效对接。记者一路采访下来,感到“三定向”培训模式和定向委培方式,是农技推广服务特岗计划的有益探索和补充,真正为高校毕业生进入基层农技推广队伍搭建了绿色通道。今后要吸引越来越多高校毕业生涌入基层农技推广的这片人才洼地,首先亟需细化实施方案,建立财政保障长效机制,将特岗人员的工资福利待遇所需资金列入财政预算;其次打破“逢进必考”的限制,打通特岗计划与县乡两级事业单位的直接录用通道;第三加大奖励机制和扶持政策,让“特岗”真正特起来,变成盼着去、干得好、待得住、有奔头的岗位,在基层农技推广队伍中产生“鲶鱼效应”,在高校毕业生中起到万有引力作用。

农技推广
2013–2014年重庆市万盛经开区被确定为农技推广“特岗计划”试点区县,两年来共吸收了20名农业院校大学毕业生到乡镇农业服务中心工作。为使特岗人员“留得住、专起来、沉下去、能干事”,万盛经开区坚持服务与管理相结合,使用与培养相结合的原则对特岗人员进行培养和管理。
一是千方百计提供便利条件,生活上予以照顾、业务上予以指导、情感上予以关怀,坚定他们在农村这片热土上建功立业信心,努力使特岗人员招得来、干得好、留得住。二是为特岗人员做好档案关系管理工作,帮助他们把人事档案统一转至区人社局档案管理部门免费管理。三是在工作上给予他们充分的信任和支持,鼓励他们勇挑重担,让他们独当一面。四是在培训学习方面,对特岗人员采取倾斜政策,全区对20名农技特岗人员分期分批进行了为期10天农技推广技能、主推技术培训,组织了6名特岗人员到陕西参加2014年农村实用人才带头人和大学生村官示范培训,不断提高其政治和业务素质及理论实践水平,帮助其尽快成长为业务上的骨干力量。
通过特岗计划的实施,进一步改善了基层农业技术推广队伍结构,基本改变了以前全区乡镇农技推广队伍青黄不接的状况,也增强了基层农业公共服务能力。

2013–2014年重庆市万盛经开区被确定为农技推广“特岗计划”试点区县,两年来共吸收了20名农业院校大学毕业生到乡镇农业服务中心工作。为使特岗人员“留得住、专起来、沉下去、能干事”,万盛经开区坚持服务与管理相结合,使用与培养相结合的原则对特岗人员进行培养和管理。

“我和乡里的干部一起扑向着火的秸秆时,突然有了一种我的主场我做主的感觉。”12月9日,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北义井乡农技推广站的张拯回忆起自己一年来在农技推广特岗上的工作时,一改刚进门时的黯然神伤,刹那间豪情万丈。

6月28—29日,记者在采访时发现,江西、福建、浙江、甘肃、山西、江苏、安徽、海南、重庆、陕西、河北、宁夏、青海13个省积极调查摸底、统筹协调、开创性地开展了特岗计划试点。

一是千方百计提供便利条件,生活上予以照顾、业务上予以指导、情感上予以关怀,坚定他们在农村这片热土上建功立业信心,努力使特岗人员招得来、干得好、留得住。二是为特岗人员做好档案关系管理工作,帮助他们把人事档案统一转至区人社局档案管理部门免费管理。三是在工作上给予他们充分的信任和支持,鼓励他们勇挑重担,让他们独当一面。四是在培训学习方面,对特岗人员采取倾斜政策,全区对20名农技特岗人员分期分批进行了为期10天农技推广技能、主推技术培训,组织了6名特岗人员到陕西参加2014年农村实用人才带头人和大学生村官示范培训,不断提高其政治和业务素质及理论实践水平,帮助其尽快成长为业务上的骨干力量。

张拯,安徽农大农经专业本科毕业生,2015年9月15日与其他237名涉农专业毕业生经过考试、体检等程序,成为忻州市基层特岗农技员,以三年为期服务基层农技推广。

江西根据全省乡镇农技推广机构人员编制、年龄结构等状况和对农技人员的实际需求,定向招收有本县户籍、年龄不超过28周岁、并已报考当年普通高校招生考试的应届高中毕业生,由江西生物科技职业学院和江西农业工程职业学院负责进行3年大专学历的定向培训,经考试合格的毕业生,由生源所在县人社部门,根据签订的定向培养协议书和省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办公室签发的就业报到证办理正式聘用手续,安排到边远乡镇农技推广机构工作不少于5年,并为他们继续深造、终身学习和职业发展创造条件。

通过特岗计划的实施,进一步改善了基层农业技术推广队伍结构,基本改变了以前全区乡镇农技推广队伍青黄不接的状况,也增强了基层农业公共服务能力。

这一政府买单、农民受惠的服务模式,是基于《农业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科技部关于实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特设岗位计划的意见》而展开的,带给当地的好处也是显见的。

“定向招生、定向培养和定向就业模式,突破了传统教学模式,把就业关口前移,对应届高中毕业生来说,一有了继续深造的机会,二学为所需、学有所用,三没有了找工作难的后顾之忧。对基层农技服务站来说,有效破解了农技人员‘进不来、留不住、用不上’的难题。”江西省农业厅副巡视员万秋根对记者说。“下一步我们要善做善成、善始善终,用5年时间,通过这种模式在全省培养3000名留得住、用得上、受欢迎的基层农技员。同时积极与教育、财政、人社等部门沟通协调,争取‘三定向’培养计划与国家高考政策相衔接、学生的学费减免政策以及基层农技站的编制保障政策。”

张拯等人的入职,大大缓解了忻州市基层农技推广站人才流失、年龄结构老化的问题,为零距离对接农民、无缝隙服务农业提供了人才支撑,也将在科技支农上发挥效用。

福建今年开始实施了乡镇农技推广紧缺专业定向委培招生计划,从福建农林大学和福建农业职业技术学院相关涉农专业的普通高考生中,定向招聘本科和专科学生各50名,入学注册前与户籍所在县农业局签订委托培养协议,毕业后经当地农业和人事部门考核合格,直接与有空编、空岗的乡镇农技推广机构签订聘用合同。定向委培生在校期间,学费由省级财政按每年每人1.5万元的标准连续补助3年,但要求其不得转学、转专业和参加全日制“专升本”考试,毕业后在聘用单位连续工作时间不少于5年,对于违约的学生,不仅要一次性交回在校期间的全部学费,还要缴纳全部学费5倍的赔偿金。为了让定向委培生能够继续深造,福建农林大学会每年将招收100名具有专科学历的乡镇农技员,单独成班进行专升本函授。

“主场的感觉是瞬间的,焦虑的状态是经常的。”张拯说。他的焦虑是三年后的未来在哪里。山西省农业厅科教部门也在担忧,张拯等人三年磨合成熟起来后将会离岗,特别手段暂时支起来的基层农技推广站,如何可持续撑下去?

福建省农业厅科教处处长李晋芬告诉记者,采取“定向委培”方式和本土化就业办法,一来解决了农村学生的学费难题,二来解决了毕业后的就业难题,三来解决了乡镇农技站招人难和专业不对口的难题,实现了毕业生与用人单位有效对接。

老队伍撑不起新需求

记者一路采访下来,感到“三定向”培训模式和定向委培方式,是农技推广服务特岗计划的有益探索和补充,真正为高校毕业生进入基层农技推广队伍搭建了绿色通道。今后要吸引越来越多高校毕业生涌入基层农技推广的这片人才洼地,首先亟需细化实施方案,建立财政保障长效机制,将特岗人员的工资福利待遇所需资金列入财政预算;其次打破“逢进必考”的限制,打通特岗计划与县乡两级事业单位的直接录用通道;第三加大奖励机制和扶持政策,让“特岗”真正特起来,变成盼着去、干得好、待得住、有奔头的岗位,在基层农技推广队伍中产生“鲶鱼效应”,在高校毕业生中起到万有引力作用。

“我喊他哥,可我们站长都50多岁了。”24岁的杨双喜说着说着,自己先不好意思起来,吐了吐舌头。毕业于晋中职业技术学院畜牧兽医专业的他,现在是忻府区合索乡农技站的特岗人员。

合索乡农技站的年龄结构现状也是山西省基层农技站的现实写照。

忻州市是山西特色农业大市,也是贫困面积大市,忻州市基层农技站168个,核定编制640个,每站平均3.8人。据忻州市农委2015年调查,全市168个农技站实有在编人数393名,缺编率达39%;在编人员中50%左右为非农专业,其中55岁以上的70多名。

张拯所在的北义井乡农技站站长张正祥是忻州市唯一一名有高级职称的农技员,已经58岁了。基层农技推广队伍新生力量不足、专业结构不合理、科技知识更新不足带来的服务能力减弱也是山西省基层农技推广队伍的普遍问题。

2014年,山西省出台了农业技术推广服务特设岗位计划实施方案,对全省农技特岗计划实施提出了具体的要求——

通过公开择优办法招聘近年来高校涉农专业毕业生到乡镇从事农业技术推广工作,力争三年内每个乡镇配备1~2名农业技术推广特岗人员;特岗人员服务期限为三年,服务期内特岗人员每人每年补助25000元,省级财政补助10000元,其余资金由市、县级财政预算安排。

忻州市积极行动,率先在全省铺开这项工作,招聘结束后,分两期在原平农校对238名特岗人员进行了岗前培训,普及“三新技术”,提振服务信心。

年轻人打开新局面

一年来,杨双喜在合索乡共干了三项工作,算是在农技岗位上扎了下来——

一是熟悉了乡情。合索乡有36个行政村,18320口人。现有耕地50200亩,其中水浇地27000亩。农民以大田种植玉米、高粱、谷子、油料作物为主,兼营林果等经济作物,是一个典型的农业乡镇,基本上摸清了农户的需求。

二是确定了着力方向。精选了助农增收的农技推广项目香瓜种植,在北合索村确定了10户科技示范户,了解了示范户技术需求,以及对农技推广工作的意见、建议。

三是基础服务工作进入正轨。在春耕备播、秋收等关键时期,及时深入田间地头了解情况,指导农民预防病虫天气等灾害的发生。

忻州市定襄县晋昌镇特岗农技员张政中上岗以来,在老站长的带领下,很快进入工作状态,成为农户眼里的明白人。去年春节期间,他利用去同学家中做客的机会,给同学介绍了农技站试种茴子白取得的良好效益。

今年他的同学家种植了1.6亩茴子白,在张政中的指导下,应用新技术,经过合理种植和管理,产量达到了每亩8000公斤左右。

专业的人才、年轻的队伍,拓展了农业科技进村入户的渠道,让忻州市基层农技推广的最后500米变得通畅起来,特色农业产业发展的技术瓶颈也打开。

在调查中,记者了解到,县级农委干部的普遍反映,县乡两级技术网络联结畅通了,服务指导农民路径更多了;乡村两级干部的反映,年轻人都是涉农专业的大学生,理论知识多,结合实际落地快;广大农民的反映,娃娃们科技知识多,工作劲头高,服务态度好。

人走了,站咋办

忻府区去年计划招收34个农技推广特岗人员,后来,实际上岗的29人。一年时间,四个人考走了,一个辞职回原籍晋城从事当地的特岗工作了。

忻州市农委的调查表明,大部分特岗人员均存在服务思想不稳定的问题,对服务期三年满后,他们出路问题存在焦虑感。

“我想在乡里搞个电子商务平台,帮农民连接起销售通道,要是走了,连个懂电脑的都没有,这个工作就烂尾了。”毕业于华南农大的李昕河,现在是忻府区秀容街道办事处的特岗人员。

“找对象也不好意思和人家解释,现在是特岗,三年后还要重谋出路。”张拯说。

“特岗人员的保险难以落实。一些县里的特岗人员反映,当地人社部们以没有入档的法人单位和编办文件以及个人档案在人才市场为由,一直不予办理个人保险事宜。”特岗计划在这些方面还需继续完善。

山西省的实施方案中规定,特岗农技人员服务期满后,享受国家助学贷款代偿、研究生招录和事业单位招聘、公务员定向考录等各项优惠政策,同时,县乡农业技术推广机构相应岗位空缺时,优先从符合条件的特岗人员中录用。

当下的问题是,特岗人员面对自己未来的不确定性,很难全新心意投入工作。

“利用业余时间积极备考,有合适的招聘就赶紧报名。”李昕河说的不只是自己。

“他们懂技术,又熟悉农民,可以就地在农村创业,比如开个农资店,比如自己从事特色农业种植养殖什么。”山西省科教处调研员鲁方说。

接下来的问题是,这些期满的特岗人员离职之后,刚刚红火起来的基层农技推广工作如何可持续发展,也需要未雨绸缪。

“他们经过三年的服务指导农民,无论是实践经验积累上还是与指导农民的对接上,会有很大的提高和有效的联结,但实际是,服务期也结束了。希望能有相关配套政策出台,解决特岗人员指导服务短期化问题,为基层农技站沉淀一些愿意留下来的年轻人才,或者建立合适的人才流动机制,把短期服务拉成长期行为。”忻州市农委科教科科长吴能勇说。

责任编辑:杜兰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