蟋蟀成为“民族昆虫”,合理吧

昆虫是虫药民族药典的重要组成
昆虫不仅营养丰富、食用味道鲜美,而且是我国中药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素有食药同源、寓医药于食物之中韵传统,长期以来,一些昆虫的药用是我国劳动人民实践的总结。自公元前一二世纪开始,先后在《抻农本草经》、《本草纲目》和《本..

中医药典
冬虫夏草将列为中医药典首选药新浪中医语:冬虫夏草是自古以来被列入中医药典的“起死回生”圣药,也是现代人们保健的常用药。冬虫夏草的治病效果显著,因此也是历代医学家或者药典中常见到的中药。是一种传统的名贵滋补中药材,有调节免疫系统功能、抗肿瘤、抗疲劳等多种功效。

图片 1

虫珀学习–我们看的那些昆虫书

“欲善其事,必利其器”,这句古语今天在朋友圈里面看到有朋友贴出来,配了一些当下内容不是很完善的的琥珀书的图片,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参考过类似的图书,但是现在看来某些书上的内容确实不是非常的确切。
另有一个原因就是,有不少朋友给我们打电话或者发信息,询问关于虫珀的问题,总是要问“哪一种虫珀最珍贵?”
“xxx虫,好不好?”
这样的问题其实我们可以敷衍了事,不过实在不想误导。
对于虫珀的认识得有一定的昆虫基础知识做前提,作为收藏爱好来说其实每一个虫珀都有它的价值。
所以今天跟大家说一下我们了解虫珀的知识来源,推荐的书都是我们在学习用的书。如果大家也想了解更多昆虫方面的知识,就跟着我们操练起来吧。

蟋蟀成为“民族昆虫”,合理吗

昆虫是虫药民族药典的重要组成

名家健康网语:冬虫夏草是自古以来被列入中医药典的起死回生圣药,也是现代人们保健的常用药。冬虫夏草的治病效果显著,因此也是历代医学家或者药典中常见到的中药。是一种传统的名贵滋补中药材,有调节免疫系统功能、抗肿瘤、抗疲劳等多种功效。

不要总有疑问,而不学习了。


推荐1 《中国昆虫生态大图鉴》

作者:张巍巍 李元胜
出版社:重庆大学出版社

内容简介
《中国昆虫生态大图鉴》系百名中国昆虫分类学家,生态摄影师5年合作
的结晶。通过大量生态照片以及识别特征、生活习性、分布地区的描述,图文并茂地介绍了六足总纲3纲29目2200多种昆虫。作为国内目前最全面的昆虫物种生态图鉴,本书不仅呈现了昆虫分类系统研究的最新成果,是极有价值的生物工具书,还以大量珍贵照片充分展现了自然的神秘和奇美,适合昆虫学研究者、昆虫爱好者、自然摄影爱好者等一切热爱自然的朋友们欣赏和收藏。


推荐2 《普通昆虫学》

作者:庞雄飞 菜万志 花保祯 等
出版社:中国农业大学出版社

内容简介
《普通昆虫学(第2版)》为昆虫学入门教材,是作者根据现代昆虫学发展趋势与教学的需求,在借鉴过去近百年我国昆虫学教学经验的基础上编写而成。主要内容包括昆虫的外部形态、内部解剖和生理学、生物学、分类学及生态学等基础知识。


推荐3 《昆虫家谱-世界昆虫410科野外鉴别指南》

作者:张巍巍
出版社:重庆大学出版社

内容简介
本书提供了410科昆虫的简便鉴别方法,这些方法源于作者在昆虫分类与野外识别领域的长期实践与探索,实用性极强。为便于读者理解,本书文字简明、通俗,生态照片特征分明,还采用了世界最新昆虫分类体系(涉及广义昆虫4纲35目)。选择物种方面,兼顾了常见昆虫类群与珍稀物种的平衡,收纳了原尾虫、缺翅虫、螳(虫脩)、蛩蠊、捻翅虫等罕见的物种照片。全书照片多达1
500余幅,读者可以直观地进行野外昆虫对照识别。本书是广大生物专业、植保专业人士不可多得的野外实习工具书,也非常适合昆虫爱好者和生态摄影爱好者参考。

如果大家有更好的推荐,可以留言给我们,我们也会跟大家分享更多的知识

■本报见习记者 韩扬眉

昆虫不仅营养丰富、食用味道鲜美,而且是我国中药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素有食药同源、寓医药于食物之中韵传统,长期以来,一些昆虫的药用是我国劳动人民实践的总结。自公元前一二世纪开始,先后在《抻农本草经》、《本草纲目》和《本草纲目拾遗》等3部书中记载的药用昆虫达100余种,常见入药的昆虫及其产品有冬虫夏草、斑蝥、蟑螂、土元、僵蚕、洋虫、蚱蝉、蝉蜕、桑螵蛸、蜂蜜、蟋蟀、蜂毒、

冬虫夏草功能主治:补虚损,益精气,止咳化痰。治痰饮喘嗽,虚喘,痨嗽,咯血,自汗盗汗,阳痿遗精,腰膝酸痛,病后久虚不复。适用疾病包括:呼吸系统疾病、心脑血管疾病、肝病、肾虚、肿瘤放化疗、术后、产后、妇科病、失眠、体弱免疫差等。现代药理学研究结果证实,西藏冬虫夏草含虫草酸约7%,碳水化合物28.9%,脂肪约8.4%,蛋白质约
25%,其所含脂肪的82.2%为不饱和脂肪酸。此外,还含有维生素B12、麦角脂醇、六碳糖醇、生物碱等。

近日,一篇题为《中国传统文化对蟋蟀身体与战斗力关系的认识》的文章发表在《自然辩证法通讯》,引起人们关注,尤其结语中延伸的“蟋蟀是一种负载中华文化的民族昆虫”的提法,成为争议焦点。对此,《中国科学报》专访了文章作者、中国科学院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陈天嘉博士。

九香虫和蚂蚁等。随着我国现代中医中药学的不断发展.对药用昆虫有了深入的研究和更深剡的了解.被列入《中药志》的昆虫药有18种,《贵州药用动物》中记载的药用昆虫有38种,在《中国药用动物志》中共记述了药用昆虫143种。在《全国中医名鉴》中收录的昆虫涉及14目

历代药典中对冬虫夏草的药效归纳:

《中国科学报》:*有人质疑蟋蟀负载中华文化这个提法,称其“民族昆虫”不合理,你怎么看?*

61科,共208种。到1995年,收载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的药用昆虫种类及其产品达10种之多,而用到昆虫及其产品的中成药有24种。这些充分说明我国药用昆虫的历史悠久,资源丰富,并具有广阔的开发应用前景。

《本草从新》:保肺益肾,止血化痰,已劳嗽。

陈天嘉:“民族”是就人类而言,昆虫当然谈不上什么“民族”。“民族生物”是指特定民族社会及其文明与之发生特殊关系的生物。这涉及另一门新学科“民族生物学”,它研究当地人在特色文化和独特自然环境下,与当地独有动植物进行有趣互动,产生的独特文化现象。中国斗蟋、巴厘岛斗鸡、西班牙斗牛都值得研究。科学人类学家还从某个区域或民族文化的视角,研究自然知识生产过程中人们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民族昆虫”的概念可以从这些意义上理解。我在这篇文章中谈的是中国的蟋蟀品种,尤其是博戏蟋蟀。其实,只要结合语境和民族生物学,就不会误读我的原意。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各民族都有独特的医药配方。《中国民族药志》第一二卷收集了39个民族习用的民族药达255种,包括许多与昆虫有关的民族药,如藏药中的虫草和紫胶虫,傣药中的蟑螂和黄蚁,壮药中的虫毒等,这也说明昆虫的药用价值在各民族的医药中具有重要的地位。

《药性考》:秘精益气,专补命门。

关于中华文化,我们会联想到传统儒释道等哲学和宗教思想层面的东西,比较高大上。但文化也存在于民间日常生活中,有器物层面的体现。宋代以来,中国历史上皇家贵族、文人墨客、市井百姓都曾一度喜爱斗蟋蟀,大书法家黄庭坚甚至赋予蟋蟀五德标准。中国人在斗蟋器具、比赛规则和产业等方面产生了诸多特有的文化现象。至今,山东宁阳、宁津、台湾新化镇等地还有成熟的斗蟋文化产业。

综上所述,食用药用昆虫越来越成为我们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随着我国和世界人口的不断增加,耕地武积逐年减少,开发广阔的食品来源可以说是2l世纪的首要问题。有人说“21世纪人类大部分的蛋白质将来自昆虫”不是没有科学根据的。鉴于昆虫及昆虫食品的自身特点.即昆虫种类多,数量大,分布广,繁殖快,高蛋白,低脂肪和胆固醇,肉质纤维少和易吸收等.昆虫将成为人类未来重要高蛋白食物源。同时,大多数食用昆虫兼有药理和保健作用,大力发展昆虫的人工养殖,也为我国中药提供丰富的药用和保健品的资源。因此,昆虫的食用药用优势和昆虫的养殖及加工,将为农业的产业化又增加一个新的生长点,同时,也将为未来农村经济的发展带来巨大的商机。

《柑园小识》:以酒浸数枚啖之,治腰膝间痛楚,有益肾之功。

从全文看,这句话是结论之后的延伸,呼吁大家能从更健康的角度去关注中国蟋蟀文化,关注合理的资源利用与开发。用蟋蟀赌博是违法的,过度捕捉蟋蟀也会对物种和环境造成破坏。

《纲目拾遗》:潘友新云治膈症,周兼士云治蛊胀。

《中国科学报》:*这项研究如今引发网友关注,你怎么想?*

《现代实用中药》:适用于肺结核、老人衰弱之慢性咳嗽气喘,吐血、盗汗、自汗;又用于贫血虚弱,阳痿遗精,老人畏寒,涕多泪出等证。

陈天嘉:感觉很意外,其实这只是一个小众的研究方向。我原来在历史学系从事科技史研究与教学。团队多年来一直坚持研究中国传统科学文化资源,从当代科学的视角整理传统自然知识。我们研究过单质砷、秋石、人部药、尿疗、食用胚胎等,研究人们制造、加工、使用它们的科学原理和历史依据。除了史料研究之外,也做模拟实验,使用当代检测手段。研究对象是旧的,但力图有新的视角和手段。

《云南中草药》:补肺,壮肾阳。治痰次喘咳。

研究贵在求知,我们基本没有受到国家研究基金专门资助。这样的研究,读者少,引用率不会高,不会给刊物提高影响因子,审稿人也不好找。现在有学科外的读者注意到,也算是幸事吧。

《中药大辞典》:百药之王,治诸虚百损。《本草纲目拾遗》:能治百虚百损。《柳崖外编》:冬虫夏草炖食之,大补,回春效显。

我多年给研究生上“自然辩证法概论”课,现为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一些读者注意到了我的身份,我视为鼓励和督促。学者与公众实质性社会互动的机会很少,不同知识背景、视角乃至立场,对问题的关注点也不一样。我偶然遇到了这个机会,觉得还好,大家理性讨论就好。

《柑园小识》:凡病后调养及虚损之人,服之愈速。《本草正义》:此物补肾兴阳,于真寒、脾肾之虚寒转圜。

《中国科学报》:*你当初怎么想起研究蟋蟀的?*

冬虫夏草具有超强的抗氧化、抗衰老作用,健康人长期服用,亦可保持年轻状态。《四川中药志》:有表邪者慎用。

陈天嘉:国际动物行为学界把蟋蟀作为模式生物,研究其行为方式和身体器官与战斗力之间的关系,用于发展争斗机制和策略的理论模型等。我的研究受《自然》上发表的德国动物行为学家霍夫曼等人《飞行能恢复蟋蟀战斗力》,以及加拿大生物学家贾奇等人的《雄性斗蟋的武器》(发表在PLOS
one)的启发。两文都提到,他们的工作从中国传统斗蟋蟀经验中获得灵感,进行了严格的科学验证。

事实上,中国关于蟋蟀的历史文献和民间经验还有很多,从科学史角度一定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内容。大家议论的这篇文章是我系列研究中的第四篇,前三篇相继发表在《自然科学史研究》(《中国古代至民国时期对蟋蟀行为的观察和认知》)、台湾人类学刊物《民俗曲艺》
(《中国斗蟋蟀博戏中的芡草与芡法》)、《中国典籍与文化》(《中国传统蟋蟀谱研究》)上。

《中国科学报》:*把蟋蟀作为一项学术研究,你的研究方法和思路是什么?你又如何看待这项研究的价值和意义?*

陈天嘉:传统的科学史研究者,多把注意力聚焦在中国人对蟋蟀生活习性和形态等方面的认识上。而我从动物行为学视角研究斗蟋博戏,这是新的尝试。我尽力搜罗迄今仍存的所有蟋蟀古籍和今人著作,通过民间走访还找到了新的蟋蟀典籍。我也做了田野考察,走访北京地区的斗蟋赛场,聚焦历史上和民间对蟋蟀行为特别是战斗行为的相关认识,使用动物行为学的概念框架提炼和分析,看一看哪些内容有待科学验证,哪些能够为今天的行为学研究提供启示。

说到价值和意义,其实这也是做基础研究经常讨论的。今天,当我们在谈一件事情价值意义时,更多是与经济效益相关,但可能忽略了学术价值。历史研究、哲学研究等,其目的更多在于弄清楚一个历史事件或澄清一个思想观念。像我研究中国历史上如何认识这个昆虫,产生了哪些知识,把这件事弄清楚了,本身就是它的价值。

事实上,研究蟋蟀也的确很“有用”。比如仿生学,荷兰研究者利用蟋蟀尾须感受气流的原理制作了人工蟋蟀毛,应用于飞机机翼上的大型传感网络。又如蟋蟀斗败后恢复战斗力的情况,以及动物行为中的“替代活动”,是否能够有助于理解人类的拖延症等心理问题,也很值得研究。

《中国科学报》 (2018-12-07 第4版 文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