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个儿的存小钱罐哪去了

图片 1

今晚,儿子上的幼小衔接班老师讲了一个经典绘本故事《妈妈的红沙发》,这本书荣获了美国凯迪克童书大奖,作者是乌伊拉.毕.威廉斯。这是一本为梦想奋斗和财商启蒙的绘本,家里因为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火而变得家徒四壁,值得庆幸的是一家人安然无恙,“幸好我们还年轻,一切可以重头再来。”多么乐观的人生态度!好心的邻居为他们送了桌子、椅子、床等生活用品,生活回归正常,但他们梦想有一张柔软漂亮的沙发。于是大家开启了存零钱买沙发的计划,找了一个大玻璃瓶,妈妈把小费放里面,小女孩放学后去打工,一半收入放里面,外婆也把平时买菜讨价还价的零钱放里面。一年后,零钱罐满了,她们终于攒够了钱买了一张漂亮的、舒服的沙发。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一家人终于重建了温暖的家园,这是一本让人心里充满了感动、节俭和团结的书。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懵懵懂懂,恍惚之间,我已二十又三,而隔壁的小姐姐又添了个小公主。

“这个季节山里咋开了这么多玉兰花?”初夏,在重庆市开州区满月乡双坪村,望着满山谷的花,记者有点好奇。“你再仔细看看,这哪里是玉兰花哟,那叫厚朴花。厚朴树能当中药材,是我们村名副其实的‘摇钱树’!”村民杜吉财笑道。别看现在大家拿厚朴树当宝贝,在过去,当柴烧都得被嫌弃。“那时候穷得苞谷都吃不上,还栽什么树,既不能当吃又不能当穿。”当初村里号召大家种树,他可没少反对。和许多贫困村一样,双坪村的年轻人出去打工的多、在家种地的少。“守着1万多亩的地,大片大片地让它荒着,既浪费,还有水土流失的风险。”2004年,当时的副乡长邱常坤向县里申请了一笔扶贫资金,买了近5万株厚朴树苗,免费发给村民来种树。“听说这树至少得种个十年八年的才好卖钱,种它干啥?”老杜心里犯嘀咕,“我看,苗子干脆晒干当柴火烧!”眼见着几个村民跟着老杜,把树苗扔的扔、烧的烧,邱常坤赶紧召集村干部挨家挨户地劝:“一棵树每年能增值五六块钱,合适卖的时候,剥皮砍掉,老根又能自己发出新芽来。每十年收益一回,栽一次管上百年。这哪是种树,这是种‘存钱罐’呐!”恰好就在这一年,当时的计生专干苏中祥家种了十多年的厚朴树可以卖了,药材商纷纷进村商量收购的事儿。“这玩意儿真能卖钱?”老杜还是疑惑。“可不么!光树皮一公斤就能卖个七八块,花晒干了也值钱!”老杜听了心痒痒,想起还没扔掉的几百棵树苗,赶忙回去和老伴一块儿在自家的林地里种起了树。没过几年,政府开始发第二批树苗。这一回,老杜第一个跑去栽了树。“不烧苗子啦?”老苏见了,打趣道。老杜连忙摆手:“烧啥也不能烧了我的‘摇钱树’!”老杜虽算不上大户,但跟不少村民一样,十多年来种的厚朴树少说也有好几百株,一年能保证七八千元的收入。2012年,村里的几个中药材种植大户开始流转土地,剩余的荒山也种上了厚朴、重楼、黄连等。漫山遍野的绿,不光藏着助力双坪村脱贫的重要产业,还形成了吸引游客的天然氧吧。苏中祥介绍:“前阵子,乡政府请了农科院的专家来指导,今年区中医院还负责联系销路。现在,我们村100亩以上的中药材种植大户就有4个,还有一家专业合作社呢!”这个初夏,重庆下了好几场暴雨,位于喀斯特地区的双坪村却没发生一次水土流失。在村里人看来,这也是厚朴树的功劳。对贫困地区而言,生态环境是最大的财富、最重要的资本。邱常坤感慨:“如今双坪村5000多亩的厚朴树,不仅能储钱,更储得了水土、护得住青山、守得住家园。”

讲完故事之后,老师教他们认识纸币和硬币,培养他们的理财能力,让他们养成良好的财富观,并模拟银行柜员数钱。数完钱算好数之后,老师就教他们做存钱罐。他们这次要做的是塑料存钱罐,那具体怎么做呢?

2003.05.

一、装饰

因为塑料罐是透明的,做一些装饰上去会显得美观很多。首先他们在纸上画一些自己喜欢的图案,然后剪出来,白纸上就留下一个个洞。

爸爸回来了,带着村里一大帮人在我们家里吃饭。这一大帮人,有父辈一样年龄的我的哥哥们,有和爷爷辈一样的大爷。他们都是刚从工地回来的。饭毕,大家就各自回家了。爸爸说,把你的小猪拿过来。干嘛?我大声回应,你莫不是要花我的钱?这么说着,也就把存钱罐拿过来了。哗啦啦,那些银色金色圆圆的硬币就全都撒在映着牡丹花的床单的床单上。“数数,有多少”爸爸这么说着,就和妈妈一起数起来,弟弟在一边欢呼,姐姐这么多钱哪!哼,我心里极为不爽,又不敢发作,只得捡起我那不知道放进小猪肚子里多久的硬币。“268块”妈妈说。“嗯,那还够几天”爸爸躺在床上说到。望着那些再也不属于我的,我大哭大闹。“以后还你300。”爸爸做起来,拍拍我的肩膀,我点点头。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水,伴着雷声越来越大……

二、拓印

把有洞洞的纸贴在塑料罐上,透过洞洞涂上自己喜欢的颜色,等颜料干了之后把纸撕开,塑料罐就拓印上各种形状、色彩丰富的图案。

2003.06.

三、开口

拓印好的塑料罐要在瓶盖位置开一个洞,能把硬币投进去的大小就可以了。

就这样,自己设计的存钱罐就做好了。

图片 2

看着儿子做的存钱罐,我的思绪一下子就回到我的小时候,那时候的存钱罐一般都是猪的形状。因为猪食量广大,体胖身圆,有招财纳福之意,所以几乎成为了存钱罐的标准样式。材质一般是陶瓷,上端有个孔用来塞入钱币,下方有更大一点的开口方便把钱取出来。当然,有很大一部分陶罐是没有开口的,只能在需要用钱或钱币存满时将它砸碎而将钱币取出来。那时,我们要存很久很久才能把钱罐填满,就算塞满了也舍不得摔烂取钱出来,攒钱不易啊。

转眼就过了这么多年,现在的小孩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对钱的概念没这么浓烈,希望通过今晚的学习,儿子能树立正确的财富观。

图片 3

好久没看见爸爸了,妈妈也是偶尔回来一趟,把我和弟弟的生活费拿给奶奶。这天,妈妈回来了,我问她,“我爸呢?”“你爸生病了,在医院,快回来了。”妈妈轻描淡写的说。哦,我说,那你让他快点回来哈!我爸身体一直不怎么好,我知道。好久了,我和弟弟在外婆家已经过了半个暑假。那天太阳特别耀眼,夕阳很美。外公过来跟我说,你爸回来了,我送你们回去吧,顺便看看你爸。“好呀好呀!”弟弟手舞足蹈的笑着。到家了,却不见什么人,只远远看见一个骨骼鲜明突出的人坐在椅子上,“爸”我轻轻的说,生怕会震断他的骨头。“嗯,”爸爸慢慢的抬起头,不知道是不是夕阳余晖的照射,我面前的这个男人,脸上像是镀上了一层金似的,却泛着黄土的颜色。“你还好吧?”“挺好的。”

2003.10.

“明天你叔就结婚了,你去不?”爸爸问我。“去吧,哈哈”我笑着。工地已经建好了,那是我叔叔的新家,属于市区。爷爷也回来了,不用再蜗居在自己搭的工棚里了。他们两出门了,隔壁的贾奶奶笑了,说“你看,这父子两腿都一样,跟竹签一样。”“他家就这个种嘛,长不胖。”不知哪里蹦出来的声音,只留下一串串笑声。叔叔的婚礼如期而至,关于婚礼如何进行的,我已然忘记了。只记得那天,我和伯伯叔叔哥哥姐姐们坐在一起,吃着六百多一桌的酒席。没有看见爸爸妈妈,就这样过了一天。已经是金秋十月,可回去的路上我竟然汗流浃背。

    今天回家了,“妈。我的存钱罐哪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