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声响:减强药用家死动物资本庇护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中国绿色时报3月15日报道“作为中药产业的物质基础,药用野生植物是我国的宝贵财富。但曾经发生的无序开发导致大量野生中药材资源濒危,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及生物多样性。”全国人大代表、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建议,进一步加强珍稀濒危药用野生植物资源保护,制定可持续发展实施方案,实现中药产业良性发展。张伯礼说,由于重楼、川贝、虫草等珍稀濒危药用野生植物栽培技术尚需改进,因而出现栽培成本高、风险大、投入产出比过低等问题,严重影响了农户积极性。同时,珍稀濒危药用野生植物价格波动剧烈,甚至面临某些国外厂商的恶意抢购。张伯礼提出,建立并完善药用野生植物资源保护政策法规体系,严格限制或禁止对生态环境具有重大破坏的珍稀濒危药用野生植物资源采挖;加强珍稀濒危药用野生植物的人工繁育或替代品研究;加大“中药材生产扶持资金”财政专项投入力度。

中国绿色时报3月14日报道“林木种质资源是物种多样性和遗传多样性的基础,是国家重要战略资源,对国家生态安全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全国政协委员、贵州大学造林生态研究所所长丁贵杰建议,设立中央财政专项资金,开展全国林木种质资源普查,加大种质资源保护力度。国际上把生物资源的占有和对其研究的深度,看作一个国家可持续发展能力和综合国力的象征。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绘就了国家种业发展蓝图,明确了种业强国建设方向。国务院办公厅先后出台的《关于加强林木种苗工作的意见》《关于深化种业体制改革提高创新能力的意见》及新修订的《种子法》,对林木种质资源保护与利用工作提出明确要求。丁贵杰说,2014年,国家林业局组织编制的《全国林木种质资源调查收集与保存利用规划(2014-2025年)》,对林木种质资源工作提出了具体措施。由于资金没有到位,导致林木种质资源普查和保护工作进展缓慢。丁贵杰建议,设立中央财政专项资金,开展全国林木种质资源普查,加大基本建设投资力度,建设一批国家级林木种质资源原地保存库、异地保存库,尽快建设国家林木种质资源设施保存主库和分库。

中国绿色时报3月5日报道全国政协委员、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甘肃分所所长张萍十分关心家乡的生态环境建设。2018年,她提交了一份“关于加强祁连山优质自然资源的恢复和保护,建设中国祁连山国家绿色生态园”的提案。3月3日,再次走进人民大会堂,张萍很自豪,因为她的提案得到落实,推动了祁连山生态保护。2018年,张萍建议将祁连山绿色国家生态园建设工程定义为国家级生态建设项目,将其纳入国家生态战略发展规划,由国家组织国内外生态建设专业技术机构和专家制订项目总体规划。科学合理规划打造祁连山绿色产业链条,兼顾保持原有自然历史风貌与高水平现代化绿色建设,特别是加强数字化祁连山生态工程建设,打造智能化国家级绿色生态公园和新时代绿色丝绸之路。过去一年,祁连山生态保护得到党和国家前所未有的重视,违法违规开矿、建设水电设施、偷排偷放等生态环境问题得到彻底整改,生态恢复工作稳步推进。今年,张萍依旧关注祁连山的生态环境保护。她说,裕固族是世代生活在祁连山脚下的游牧民族,祁连山的生态环境需要持续保护,裕固族等各族牧民的生活也需要改善提高。如何做到两者兼顾?张萍在提案中建议,在持续保护好祁连山生态环境的前提下,让裕固族及其他民族牧民回到他们熟悉的家园,使他们全员成为享受国家工资或最低工资保障的护林、护草、护水、护环境的管护员。允许生活在祁连山缓冲区、实验区的裕固族及其他各族群众,在保持祁连山良好生态状况的情况下,在传统栖息地合理放牧。建立“祁连山夏季看冰川的独特风情园”,利用优美的生态环境和裕固族及其他民族独有的历史、文化、传统习俗,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产业,真正让祁连山恢复青山绿水、造福各族群众。

中国绿色时报3月9日报道“生态环境质量好坏与百姓感受直接相关。”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工商联副主席宋丰强对生态环境保护表现了极大的关心。他表示,公众对生态环境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确保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加强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非常必要。宋丰强从事的工作与绿色农业有关,追求“绿色”是他的宗旨。“发展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要追求绿色发展。”宋丰强表示,过去5年,我国生态环境明显改善,但形势依然严峻。他建议,今后要继续加大生态保护和建设力度,努力做好森林、湿地等生态修复工作,实施好国土绿化、荒漠化治理等生态工程,全面加强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切实把生态保护起来。“生态环境保护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宋丰强说,良好生态环境是人和社会持续发展的基础,只有筑牢生态安全屏障,才能给子孙后代留下天蓝、地绿、水清的美好家园。

中国绿色时报3月20日报道全国政协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海洋和渔业厅厅长蒋和生向大会提交提案,建议加强红树林的保护和发展。红树林是热带、亚热带海岸潮间带特有的胎生木本植物群落,素有“海上森林”“海洋卫士”之称。蒋和生说,从20世纪60年代至今,海南、广西、广东、福建各省的天然红树林面积均有大幅减少。部分红树品种种群数量不足100棵,且存在繁殖障碍,处于极度濒危状态,极度濒危和濒危的红树物种占1/3。蒋和生认为,机制体制不够完善、科技支撑不足、外来物种入侵等,都是红树林保护中存在的问题。因此,蒋和生建议,尽快划定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界线,进行土地确权登记;正确处理红树林资源保护和开发的矛盾,在完善保护区功能区划和管理制度的同时,充分考虑当地居民利益,使其成为参与者和受益者;建立健全红树林保护管理长效机制,综合评估和整合红树林资源,统筹规划红树林保护;全面强化科技保障,对红树林保护工程科学规划、科学设计、科学实施;加大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和海洋公园、城市湿地公园建设力度;进一步完善法规体系,强化红树林保护执法力度;拓宽资金筹措渠道,加大资金投入;加强外来物种入侵防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