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gin–> 五十万“浙农”异乡种地

除了400万走南闯北的“浙商”外,浙江还有另一支不广为人知的“远征”队伍———50多万人走出浙江从事种养业的“浙农”大军。
目前的浙江,人均耕地数量不到全国人均水平一半的浙江农民正在用行动改写人们的想像力。绍兴麻油鸭原种场饲养员陈建利,因为有一手养鸭的好技术而被澳大利亚悉尼市双爱使农场特聘为技术顾问,月薪5000澳元,养老保险由对方负责。绍兴市东湖镇水产村何兴龙牵头组建外拓军山湖渔专业合作社,目前已承包江西军山湖水面30万亩。
据浙江省农业厅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05年底,省内共有1081家农业企业、50多万农民走向省外以至跨出国门从事农业综合开发。浙江现有耕地2300多万亩,人均不足0.6亩。而2005年,浙江省农民人均纯收入则达到6660元,已连续20年全国第一。

日前,慈溪市蔬菜开发有限公司与宁波市思科全息网络有限公司达成合作意向,准备投资100万元建设信息管理系统,把传统农民的生产行为融入到计算机网络中。用该公司总经理张建昌的话来说,就是要把慈溪的农民打造成现代的“数字农民”。
据悉,该公司建立农业企业数字化信息平台系统后,通过计算机无偿提供给与公司结成紧密关系的种田大户,把农民的种植档案和生产活动录入到计算机,公司和客商就能方便地在网上查到有关资料和信息,而且能够经常地进行双向反馈,及时向农民发出指导性信息。这样,即为农民提供了一个网上的信息和技术服务平台,做到科学种地,又可以把公司、客商、基地和农户的要求及时的互馈给对方,实现信息快速互通和共享。

人物档案:丁月娣,女,44岁,家住萧王庙街道袁家岙村。现为舟山市曙光农场销售部经理,农业技术员,市双学双比女能手。
干练的短发、爽朗的笑容、炯炯有神的双眼……这是第一次见到丁月娣时的印象。日前,丁月娣接受了笔者的采访。从创业初期的艰难,到面临灾难时的坚持,再到积极反哺社会……短暂的采访,让笔者领略了这位农家女的别样人生。
异乡办农场
1988年,丁月娣从余姚临山镇嫁到了萧王庙街道袁家岙村。在村里,一家人生活全靠几亩毛竹山,很多妇女都专心在家做家务。丁月娣不甘心就这么平淡地生活下去。“女人也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到外面去闯闯。”丁月娣心里想。1999年秋天,丁月娣在《宁波晚报》上看到一条广告,舟山市朱家尖有大批土地可开发。于是,她便和宁波一位亲戚到朱家尖实地察看。那里的土质和气候非常适合种水果,而且土地充足,能办一个农场,但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丁月娣想方设法,四处筹钱。2001年,丁月娣和亲戚合伙在朱家尖租下380亩地,种上了早熟梨和葡萄,创办了舟山首屈一指的曙光农场。
做好营销打品牌在农场,丁月娣负责销售,那位亲戚负责管理。2004年,农场大丰收,共采摘了70万公斤梨和5万多公斤葡萄。一个外地人,人生地不熟,要把它们卖出去,确实是个大问题。面对压力,丁月娣没有退缩,而是积极进取。她发现,自己农场种植的水果品种新、品质好,只是缺乏知名度。于是,她邀请媒体笔者到农场作现场采访报道。通过新闻媒体的宣传,曙光农场在舟山有了较高知名度,水果也卖得特别好,尤其是大棚葡萄,经常被订购一空。丁月娣还建立了自己的营销网络,先后与舟山政达水果行、沈家门水果行、宁波华渊超市总公司等单位达成了长年供货协议。
面对天灾不屈服丁月娣说,办农场最大的风险,不在于产品的销路,而是天灾。2005年8月,正值农场水果采摘时期,强台风“麦莎”袭击了舟山。由于农场地势低,积水排不出去,整个农场一片汪洋,被洪水侵泡了7天7夜,123只大棚葡萄“全军覆灭”,大批梨头被风刮落,总共损失达100多万元。望着被水浸泡的果树,丁月娣欲哭无泪。很多人都认为,丁月娣会因此而一蹶不振。然而,第二天,她又出现在农场,进行自救。在当年,她把被台风吹倒的123只大棚重新搭了起来。“干事业要有恒心,不能一遇到困难就退缩。”丁月娣说。
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多年的商场打拼,让丁月娣更加干练和成熟,但骨子里的那份纯朴和善良从未改变。
2007年7月,丁月娣在宁波去舟山的船上看到一个小女孩安静地坐在一边。交谈后她得知小女孩去舟山找父亲,但不知道父亲地址,也不知道家人的联系方式,她便将小女孩带到自己家。第二天,在当地派出所民警的帮忙下,丁月娣与小女孩母亲取得了联系,将其安全送回宁波江东家里。
去年8月,丁月娣从电视上得知,舟山有位学生考上上海大学,由于家境贫寒,8000多元的学费没有着落,面临辍学。她与舟山市妇联联系后,得知这位学生学费已有人资助,但还需要一台电脑。于是,丁月娣便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送给这位学生。
这些年来,不论是汶川地震,还是玉树地震,或是舟曲泥石流……每一次捐款,丁月娣都没有落下。“现在生活好了,有能力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自己也觉得开心。”丁月娣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