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眉善目支援教育 关爱留守儿童

“给孩子们一扇窗看世界,给外界一扇窗看看大山里可爱的孩子们。”2010年7月,石家庄大学生段翠君加入了西部志愿者行列,来到石柱县工作。两年期满后,同来的老乡都回河北了,只有段翠君一个女生留了下来,成为山区里的老师。这几年里,她在QQ空间写下一篇篇感人至深的西部支教日记,为留守儿童搭建“爱心桥”,先后助400多名山区留守儿童得到关爱。

4月23日下午,皖西学院校学生会知行驿站组织志愿者来到金安区横塘岗乡“留守儿童接待中心”进行“送艺术下乡”爱心支教活动。

爱心支教,关爱留守儿童

刚刚下过雨,进山小路变得明亮而湿滑,陡峭的斜坡更是增加了步行的难度。这里没有车痕,汽车不能开,自行车也没办法骑,却是进出贵州遵义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顺河村兴隆场组的要道。倪向东踏着路边的杂草下坡进山,脚下枯黄的树叶簌簌作响。

2010年6月,段翠君从石家庄科技工程职业学院语文教育专业毕业,报名参加了西部志愿者,一个月后她带着梦想,来到重庆,并与3名同学一同被分到了石柱县,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要从零开始。

孩子们按照兴趣被分为了绘画、体育和音乐三个班。

——华水“助力阳光”暑期社会实践队

这是倪向东第二次走上这条家访路。作为上海对口支援遵义的教师,他担任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玉溪中学副校长,在常规工作之外还特别关注留守儿童,领衔成立了“爱心驿站”。他要家访的仡佬族学生杨澳是学校九年级班学生,平时住校,周末回家与外婆、妹妹团聚。

从县纪委办公室到大山里支教,段翠君在工作之余,还为留守儿童过生日、慰问孤寡老人等。两年服务期到了,同来的3位好友陆续回了河北,只有段翠君留了下来,考入了教师队伍,走进了大山深处的石家小学。

图片 1

我们是华北水利水电大学2016年“助力阳光,爱心支教”暑期社会实践队,团队成员共13人,在7月9号到7月24号在郸城县丁村乡陶店小学进行为期两周的爱心支教活动。

杨澳家的木柱瓦房经历了几十年风雨,显得格外简陋。道真自治县是遵义15个县区市中唯一的国家级贫困县,也是唯一没通高速公路的县。青壮年劳力走过没有车痕的山路,到城市去打工,剩下留守山村的老人和孩子。兴隆场组原先有50户人家,现在只有6户了。

山里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学校留守儿童特别多,全靠隔代的老人抚养。段翠君说,在这里有的孩子把她当妈妈、当姐姐。“他们比我更孤独,更需要关怀。这就是我扎根在西部支教的动力。”她说。

绘画课上,支教老师分发蜡笔与图画本,将事先准备好的蜡笔小新蜡笔画贴在白板上,教同学们画可爱的蜡笔小新。画画期间小朋友们一直不停的互相讨论研究。

此次活动以关爱留守儿童为重点,开展课业辅导、素质拓展、亲情陪伴等活动。此外,我们在支教期间会组成走访团,对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给予关心和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们团队的同学大部分都是来自农村的大学生,我们致力于帮助农村留守儿童,为他们送一份温暖,为他们送去一份改变,为他们追逐理想贡献我们一份微薄的力量。

杨澳的爸妈长年在广东一家五金厂打工,因为他外婆不慎骨折,他妈妈回家照看。倪向东和杨澳妈妈攀谈,询问老人伤情和杨澳在家的表现。

段翠君的QQ空间,一篇篇爱心日志,记录了她西部支教的生活点滴:“2013年5月27日,艳阳高照,下午放学后,我和学生小鑫一起去他家家访。他家住安桥村,我问他远不,他说不远。我没有换鞋就去了,走累了,一直问快到了不?他回答,不远了,拐个弯就到了。我的那个天呀!这个弯拐得大啊!我们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但还有比他家更远的孩子。”……

图片 2

今天助力阳光暑期实践队正式为孩子们上课补习功课,补习功课的过程肯定是先难后易,难是因为第一次给那么多孩子上课,难免紧张,而且准备不是太充分,不过这些过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教学的过程中,我们了解到他们很多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孩子们大都是奶奶爷爷带的,我们能理解这些孩子内心的那份孤独与期盼。我国现在有6000多万留守儿童,其中近一半的孩子半年到一年内无法见到自己的父母,在教学的过程中最让我吃惊的是一个学生说自己“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母,真的很心痛。我们正在为关爱留守儿童贡献一份微薄的力量,希望社会也能多多关注留守儿童,为这些孩子们带来一份温暖。

“孩子是国家的未来,也是家庭的希望。我们的‘爱心驿站’,就是希望把每个孩子都教育好,引导他们走上成才路。”倪向东对杨澳妈妈说。

这样的日志,段翠君图文并茂地写了数百篇,有很多朋友给她留言,支持她,同时也关心着那些孩子,都想献出一份爱心。通过她搭建的爱心人士与贫困孩子的“爱心桥”,受助学生目前已经超过400名,社会爱心捐赠衣物和学习用品500余件、现金3万余元,她自己累计捐款捐物合资2万余元。

负责乒乓球与桌球的支教老师首先依次规范每个小朋友手势动作,还与每个小朋友进行了友谊比赛。

不同于那些从小经历着多姿多彩童年生活的城市孩童。经我们了解,这里的家庭孩子最少有两个,一家三四个孩子的很是常见,女孩子一般上完初中都不再上学,重男轻女观念还是很深刻的。而且这里的小学只有三位老师,却要分担六个年级的教学任务,这样如何让才能保证学生们的教学质量呢?这里的小朋友有些内向,他们不愿意更多的去表现自己,而是用自己的方式对身边的人好。当然也有特别淘气的学生,不爱学习的,11岁上2年级的也有人在,留守儿童存在的各种问题很严重,也很让我们痛心。我们不能做什么的大的改变,只能尽我们所能去影响这些孩子们,希望能够帮到他们,给他们的未来带来一些改变。

玉溪中学总共3300多名学生,有500多人住校,其中超过半数是留守儿童。倪向东和另两位上海支援遵义教师共同维护“爱心驿站”,每天晚自习前为孩子辅导功课,跟他们谈心。“驿站”首批接纳了34名留守儿童,目前第二批有31人。

“这几年的志愿行动,虽然很累,但更多的是感动。”段翠君说,没有想到自己的影响力会有这么大,会有这么多人支持她、鼓励她,而且和她一起帮助学生,这个让她感到非常开心。

音乐课上,支教老师教同学们唱起了儿歌。小朋友们手里拿着歌词认真的跟着老师哼唱。

这次爱心支教活动不仅可以在教授过程中,传授给学生知识和做人原则,拓宽学生的视野,对其人生度等方面产生积极的影响,对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起到正确的引导作用,培养他们的奉献精神,树立为社会做贡献的理想;还能够用自己所学知识回报社会,实现自我价值,通过对支教生活的体验,学会面对各种困难,培养吃苦耐劳的精神,丰富课余生活。此外,利用志愿者的宣传作用,呼吁社会,将贫困地区学生的学习生活情况反映给社会,争取吸引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社会支教活动,帮助这些让人心疼的孩子们。同时,作为一名当代90后的大学生,我们要成为一名有理想、有追求,有担当、有作为,有品质、有修养的青年学生。

倪向东专门写了一首诗《我们不叫留守儿童》,请“爱心驿站”成员在升旗仪式上集体朗诵:“爸爸妈妈,你们安心地工作吧,我们叫自强少年!”他还通过个人与南通大学上海校友会的关系,为留守儿童群体募集到价值21.6万元的衣被和学习用品。

图片 3

杨澳学习处于中游,想读职业学校学习当厨师。倪向东告诉他,干哪一行都需要有扎实的文化知识,需要付出艰辛努力,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获得成功。如今,杨澳已决定考高中。众多大山里的孩子沿着没有车痕的山路,到县城求学,在老师们的鼓励引导下收获进步,走向外面的世界。

在这里,一百三十多个孩子有可能一年、两年甚至更久才能见到父母一面。“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能和爸爸妈妈们在一起”!

临别之际,杨澳一家人到天井送行,倪向东再次勉励他树立高远理想,向着心中的目标迈进。已是黄昏时分,炊烟袅袅升起,村子里果树上的橙子格外鲜亮。

(文/图媒体中心欧阳慧丽关文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