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农村税费改革为农民减负55.8亿元 – 重庆农业农村信息网

据重庆日报记者日前从重庆市农村税费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获悉,重庆市农村税费改革试点工作进展顺利,截至6月底,已有26个区县(自治县、市)开始征收农业税,征税1.64亿元。去年,重庆市选择铜梁、永川、垫江、丰都进行农村税费改革试点,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今年该市又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农村税费改革试点。市里部署农村税费改革试点工作后,各区县(自治县、市)通过开村民大会,在报纸、电视台开辟专栏等方式集中宣传农村税费改革的政策。农民认识到,农村税费改革是减轻农民负担,为农民带来实惠的改革。农村税费改革涉及千家万户,需要对影响改革推进的因素作细致深入的了解。各地有关部门随时掌握农民思想动态,为农民排解纠纷、化解矛盾,使一些农民克服了消极心理,让农民心悦诚服地在计税登记表上签字。由于农村税费改革使农民负担明显减轻,农民纳税积极性高涨,在不少区县(自治县、市),出现了农民排队纳税的喜人场面,一些农户甚至一次性完清了全年税费。

通过推进农村税费改革,湖南省农民负担逐年大幅度减轻。记者于7日召开的湖南省农村税费改革试点工作会议上获悉,从1999年到2005年,湖南省为农民减负55.8亿元。
湖南省省委副书记、省长周伯华在湖南省农村税费改革试点工作会议上介绍,湖南省进行农村税费改革试点工作,大幅度减轻农民负担,1999年湖南省农民政策性负担总额58.05亿元,人均负担113元。通过推进农村税费改革,农民负担逐年大幅度减轻。2002年湖南省减轻农民负担25.23亿元,2003年减轻1.29亿元,2004年减轻15.7亿元,今年预计还将减轻13.6亿元。六年内共减轻农民负担55.8亿元,人均减负108元。
在湖南省农村税费改革试点工作会议上,与会人员表示,农村税费改革大幅度减轻了农民负担,规范了农村分配关系,促进了农村综合配套改革,改善了农村干群关系,从这个层面讲改革具有深远意义。

据新华社信息昆明3月7日电(记者蔡祥荣)从云南省税费改革办公室获悉,云南省从2003年全面实行农村税费改革以来,全省累计减轻农民负担60亿元,对农民的各种直接补贴累计资金达6.1亿元。
据介绍,2001年,云南省开始在局部地区进行农村税费改革试点,2003年,农村税费改革全面推开,2004年取消了除烟叶外的农业特产税,2006年在全省范围内免征农业税。与此同时,云南省还进行了以乡镇机构、农村义务教育和县乡财政管理体制为主要内容的配套改革,取得了重大成果。
据统计,云南省4年来累计减轻农民负担60亿元,对农民的各种直接补贴累计资金达6.1亿元;共撤并减少乡镇257个、减少村民委员会150多个、村民小组1600多个、精简村组干部1.3万人;全省有601万和261万农村学生分别享受免杂费、免教科书费,有120万贫困学生得到生活补助;全省85个县的966个乡镇实行“乡财县管乡用”,有9300个村实行“村财民理乡代管”改革,98%的村普遍实行财务公开,73%的村委会、58%的村民小组建立了民主理财小组。
云南省农村税费改革不仅减轻了农民负担,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而且改善了农村基层干部同农民群众的关系。

农村税费改革让万盛农民的肩膀“轻”了许多,去年他们就少交了500万元各种税费,减负额度为历年最高。市税改办有关人士说,万盛农民减负成绩位居全市前列。
据万盛区日前的“农民负担专项检查”结果显示,万盛农民人均实际负担已低于30元,比重庆农民平均负担少10元左右。
万盛区农办有关负责人称,“村级财务镇管”是农民减负的法宝之一。他说,村级收支统一由镇管,不仅杜绝了村级财务混乱账目不清的弊端,而且还增加了村务透明度,同时还是有效防止挪用公款和国有资产流失的好方法。(记者周黎)

经国务院批准,近期“国务院农村税费改革工作小组”已更名为“国务院农村综合改革工作小组”,此举标志着中国正在加快推进农村综合改革步伐。据悉,国务院农村税费改革工作小组办公室也相应更名为国务院农村综合改革工作小组办公室,作为工作小组的办事机构,继续挂靠财政部。国务院农村综合改革工作小组办公室负责人15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农村改革在历经了以家庭联产承包经营为核心和以农村税费改革为核心的两轮改革之后,正步入以促进农村上层建筑变革为核心的农村综合改革新阶段。此次更名是为了适应中国农村改革发展的新形势,切实加强对农村综合改革的领导,深入推进农村综合改革。今年是中央部署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起步之年,是全国农村全面取消农业税的第一年,也是农村税费改革迈向农村综合改革的关键转折期。从2000年开始实施的农村税费改革,通过正税清费、减免直至彻底取消农业税,为农民每年减轻负担1200多亿元,扭转了长期以来农民负担过重的局面,迈出了统筹城乡发展的新步伐。但是,由于当前造成农民负担重的一些深层次原因还没有根除,影响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体制性机制性弊端依然存在,一些地方乱收费有所抬头并有新的表现。因此要从根本上消除农民负担反弹的隐患,必须不失时机地、坚定不移地推进农村综合改革。这位负责人指出,农村综合改革的目标是,按照巩固农村税费改革成果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要求,推进乡镇机构、农村义务教育和县乡财政管理体制改革,建立精干高效的农村行政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覆盖城乡的公共财政制度、政府保障的农村义务教育体制,促进农民减负增收和农村公益事业健康发展,全面推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这位负责人说,财政部门既是推进农村综合改革的牵头部门,又承担着支持“三农”的重要职责,未来一段时期,将积极推进县乡财政管理体制改革,着力缓解县乡财政困难,提高基层政府履行职责和提供公共服务的财政保障能力。今后五年,中央财政将不断增加对农业和农村的投入,建立健全财政支农资金稳定增长机制,积极推进支农资金整合,重点促进教育、文化、卫生和社会保障朝着城乡统筹和统一制度方向发展。(来源:人民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